好文 酸汤的七年之痒


汤与鱼结婚了多年,始终都被局限在一个鲜美的小圈子里,过着得意洋洋的生活。他们的婚姻生活有种草本的味道,始终散发女性的清香,酸汤纵容着鱼的肥腴,鱼
则安抚着酸汤的不安,就这样过了多年,酸汤却在某一天想着,他要结束这段婚姻,又或者,他想要把一种别的什么肥腴的东西拥在怀中,看看她所能激起的他的漩
涡,会有什么不一样。


汤首先遇到了羊肉,他觉得她不是普通的羊肉,她来自非常细腻的南方羊。她的身材很薄,很轻盈,她所披挂的细细一圈羊皮也很精巧,让人觉得入口即化。酸汤觉
得她也许会比鱼更温柔,鱼被他一亲吻,立刻皮肉分离,魂飞魄散,而羊肉呢,会不会在他的温存上彻底融化呢?酸汤在那一个晚上,特意将自己底下的火烧得旺
旺,他等待着她给他抛过来的第一个媚眼,却不料有人先在酸汤锅里扔下了一大块生姜。羊肉最终姗姗来迟,她看上去还是那么漂亮,但她要比酸汤想象的坚强。在
这段意外的感情中,羊肉始终占了上风,而酸汤觉得她实在是太强悍了,她的汗香完全淹没了他的芳香。羊肉在和酸汤的相处中始终不是宽容的,这让酸汤觉得有点
迷失自我,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理想的平衡。


人把蹄花介绍给酸汤,告诉酸汤,他们俩在多年前就订过亲,要不是因为鱼的中途介入,蹄花才应该是酸汤现在的糟糠。酸汤对这段记忆有点模糊了,他其实不怎么
在乎有什么古老的,传统的盟约,但蹄花看上去大大咧咧,一副富态憨实的模样,酸汤想着跟她入洞房会是什么样呢,她也许会是个浑身滚烫的贤妻良母吧,可她应
该也会摧毁很多关于酸汤的,文绉绉的艺术的想象,踏实而大胃的人也许会赞美这桩朴实无华的婚事,认为酸汤不应该过多地承载一些填饱肚子之外的理想,但应该
也会有不少人替酸汤惋惜吧。酸汤几乎已经能够听到他们的评论了:“看,那小子变成了一锅带酸味的肉汤。”


后酸汤认识了水饺。她很精致,也很小巧,她很有内容,但她压根看不起酸汤。她对酸汤说,如果他们俩交往的话,一是酸汤必须永远地和鱼离婚,二是酸汤要永远
地承认她在婚姻中的主导地位。这让酸汤不禁想到了亲爱的鱼,她总是那么地柔软又富有韧劲,默默无闻而又充满想法。他们组成的其实是个极好的婚姻,符合领导
们所提倡的那些条条:现代化、民族化,又商业化。只是酸汤还仍然是个刚刚走出山村的意气风发的青年,鱼也经常说:“其实他常常不知道自己的野心有多大。”

酸汤终于决定回到了鱼的身边,但当他推开房门,柔情地呼唤着鱼的名字的时候,却发现鱼抱着一个麻辣锅正睡得香。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