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损友

到了这个分别季,好多人都用不同的形式来缅怀自己的两年研究生生活或者六年的大连生活。

我还要在这个地方接着呆着,对地方,已经是烦到不行,并没有任何伤怀之情。伤怀之情,只是对人。

大 四毕业的时候,自己做了毕业短片,最开始的背景曲目选的是“最佳损友”,可是老广说,只有会粤语的他能听懂,就换成了比较温馨的“We are all in the dance”,今天中午,校园广播台恰好放出来了“最佳损友”。到现在一遍一遍的听。回首的时候总是会觉得之前的种种是幼稚可笑的。而人类也总是会在某个 时刻来回首往事,比如说毕业,又比如说9/11以及之后每年的纪念日这类的大日子。

想着给某人发一封信来说明自己的意思, 但是不知这封信是否会石沉大海抑或有其他不可预料的后果。换个角度想,可能自己是执念于某种相处的模式,想来相处一定是这个样子的。孰知对于不同的人,相 处是有不同的模式的,破坏模式的结果是,双方都会变得彼此不舒服,这样这最佳损友就没得做了。

“严重似情侣,讲分手”。

这感觉真像。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