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澜潮生

Written by Mackyo.h & read by 阿鹏 © P.AIR PRODUCTION

春日暖阳略显慵懒。
下午茶时间,冲泡柠檬绿茶,加入少许蜂蜜,用勺子搅拌。
喝两口茶,感谢盛放着它们的器皿。不论是玻璃或是骨瓷,还是其它的材质,都有各自适合的盛放液体。并不是两者的性情相投,而是那样的搭配给予了饮用者更好的享用质感。唇齿与杯子触碰,液体则加剧感官。回旋下咽的鱼水之欢。
四季的变换到达此时光景,是步伐匆匆的。恍如一夜的骤然回暖,以及久违的暖阳天光,让人在跨出室内,被清风回旋着搂入怀中时,忍不住责怪道:这天气真是好的不像话。
好友木十乔说,天气好的让人想结婚。在我看来,婚姻都是多余,去爱就好。
倘若在这样的时分,遇到一个独特的人,优雅从容,活力万分,或许不论是谁,内心的湖面都会温澜潮生。
相遇的时刻是美妙的。它们的来临不需要征兆,一如此时平静的微风午后。
一段恋情的起始,有时只是一瞬间的波澜。你清晰地知晓,这个站在你湖面上的人,他日夜兼程,跋涉前来。当他临在你的湖上,或许他并不言语,只是一个表情,一个举止,就让你心生迷恋。从他脚边席卷起的,将是无尽的温澜。
你的湖水会因为他而温暖。
也因为自身的体验而渐次发觉,爱的给予者和接受者,是在一个力量层面的,才能建立连接。恋爱,势均力敌才好玩。任何一方压倒性的力量,都会摧毁爱。
你的湖承载不了他的重量,或是他,平复不了你的汹涌,都是令人无奈的。
正如温暖人心的,不光可以是诸多美好的情感,也可以是纯粹的存在。和煦阳光,悦耳的音乐,值得流连的地方,质感独特的书籍,设计有趣的物件,或是一句临别前的言语。

去年的三月末,决定去一个温暖的地方。于是坐上火车,前往乌镇。
凌晨两点的火车,登上车厢,找到自己的铺位。对面坐着一个喝着啤酒的男人,他望见我,像是终于见到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于是同我交谈起来。他从齐齐哈尔来,是一个园林工人。他的梦想是,要到上海去实现自己的价值。他的职业让我产生了兴趣。我问他,园林工人要做些什么呢。
这个提问,让他因为十几个小时的日夜兼程和长时间处于狭小空间而凝结的憔悴面容一扫而光。他递给我一听啤酒,兴奋地告诉我他所付出着汗水的事业。
他告诉我,大城市的园林规划,都很严格。在草地和路面的交界处,草要和路面齐平,那就意味着,草地的土壤要比路面低几公分。而他修整的地面,从来都是很平整且齐平的。我看着他那样快乐地谈论着自己热爱的工作,心生敬佩。
他突然停下讲述,担忧地看着我,用韵味十足的东北腔问我,上海是个好城市么?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我看着他,沉默了一会,然后握过他的手,说,当然,是一个很好的城市,你可以在那里努力工作,你会过的很好。
他听完我的话,顿时露出爽朗的笑,勾过我的肩膀,和我碰杯。
一个三十六年不曾踏出过家乡的东北男子,单纯朴实,怀揣着希望与梦想,前往彼岸未知的地,这才是真正地在生活。我笑着听他哼着歌谣,内心很是温暖。
上海站到来的太早,他也将收拾行装,准备踏上那片陌生的土地。临走前,他把我叫醒,对我说了句,小伙子,谢谢你让我有了信心。我只是微笑,并在心里说,也谢谢你,让我有了信心。

活着的意义,是体验存在给与的一切。
当你敞开自己,接纳那些不期而至的遇见,总有一天,你也能由衷地对一个人说,因为遇见你,温澜潮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