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晚风 – 坡国游记

从坡国回来都已经一周了,想想现在正是时候写下些什么了。

Spike & Cici

Spike和我是君子之交,这话是他说的。我一直在寻思我和他之间的交情是个什么样子,去坡国之前寻思,在他家的床垫子上躺着的时候寻思,回国的时候也一直在寻思。说实话,我想不透啊。It’s just in so many ways, we are so similar and share so many interests. Maybe this is why. 由于地理上的关系,我不可能和Spike同学每天见面,甚至连Google+上的hangout也有技术限制,但是,无论我说什么或者他说什么,就总是觉得可以继续上次的谈话,无论时间隔了多久。

Cici同学,在我去坡国之前,仅仅是见过一面。当时大冬天的,他俩到我家那边,我们打车去西贝吃饭,Cici同学从后座上面把我托他们带的ipod touch给我。到了西贝,吃饭的时候,我就觉得和她聊天咋这么的容易,难道仅仅是因为田野的关系?这次,我到坡国算是想明白了,她就是一典型东北善良小老娘们,seriously, I couldn’t find any person in my age who is more warm-hearted, kind and sophisticated than her. I know it is hard to associate “sophisticated” with “kind”, but to Cici, it is true.

Cici一直很好奇我为什么和田野是好友,她也看出来他和我之间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但是,从我们俩的生活背景上来看,相似的地方不是很多,最一致的地方是我们有着共同的班主任,燕老师。Cici的理论是燕老师的言传身教影响了田野和我。的确,燕老师的确在我们身上留下了很深的印记。(印记,这个事情也是我在坡国和回国至今的一个深刻体会)不过,我觉得这一点还不能完全说明问题,当时的老师都非常的好,非常的负责任,燕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所以非常典型。用现在的话说,这些老师都非常的“靠谱”!无论是正常上课,还是课下的补课,这些老师都会始终的来想着我们。的确,那一年中,那些老师都是牺牲自己的时间,然后陪着我们,讲课,上自习,也许这种潜移默化的行为在田野和我的心中树立了很好的样板,就觉得一个人应该这么做,无所谓靠谱不靠谱,事情本该如此。结果,到了现在这个时代,竟然会被人标榜为“靠谱”,总觉得这事有些讽刺。

和他们夫妻俩聊了很多的话题,但是好像还是有聊不完的感觉,无论是对他们俩的个体还是合体,我始终都有很多的话说。最令我觉得可贵的是,我可以和他俩掏心窝子的说话,而且他们俩真的是真心的关心在乎我,这十几天,无论是从他们的眼神,还是他们的行为上来看。长大了,常常觉得自己孤单。小的时候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等到了研究生,看着周围境遇的变化,自己,父母,家人,周围的人和事,常常觉得一肚子的话没有地方说,而网络那冷冰冰的文字有的时候无法传递出这种寻求理解和慰藉的温度。跋山涉水,我要找的就是这个。夏夜晚风,从公车上下来,踩在草地上,友人不经意间的话语流转。

说到话题,夫妻二人对我影响最深的是对我将来就业和生活的规划。我不是一个随性的人,之前对自己的人生也有规划,只是某些细节不是非常的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个不是套话,是我对自己的某个选择不是很确定,然后事情也不一定会按照我的意愿发展,而且能肯定的事情在这个时代,我个人力量太小了,拿不准。而一旦当人生的目标确定下来之后,一切就会变得有意义起来,很多事情之前觉得很难去完成的,也就会变成是理所应当去完成的,无论自己付出多大的辛苦,自己心中也是觉得值得的。关于这点,在北京的时候,见到hhj,见到小培姐,见到胡总,见到稻子,他们言语间的那种自信,对于自己将来的把握,都令我深深的敬佩。

再说回Spike同学,此君在国外呆了这么久,越发的成熟,穿上西装皮鞋从走出来,脸上的笑容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熟悉。谈吐之间,少了我作为学生的稚嫩,对于世界和中国的看法也比我要深刻很多。虽然现在讲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话感觉有些螳臂当车,世界这么大,怎么就轮到你来拯救天下苍生。何况现在是盛世也不是像五四的时候那样的乱世,做英雄的机会不对。通过和田野的对话,我觉得这个事情不尽然是这个样子的。作为84年出生,赶上各种事情的“变化”的一代,我们做的其实还有很多。记得美国人老是说在你向这个国家提出要求的时候,首先想想你能为这个国家做什么。放在当下的这个环境,这个就是个选择问题,到底是选择大我,还是选择小我。向古代的志士那样登高一呼,然后领导人民改变现状在当下这个环境并不适合。当下,我觉得对于我来说,要找到一个平衡点,平衡自己对于国家的抱负,和对于自己理想的忠心。那么,也就是说,真正等到自己毕业了,要自立的时候,通过自己的作为,既实现自己的理想,又帮助国家进步,这样就是忠孝两全之道吧。对于我来说,现在愈发的清楚,作为一个大学老师,是最适合我自己的职业选择。

Cici同学从另外一个方面加强了我这个念头。首先要值得肯定以及大加褒扬的是,Cici同学是难得一名贤妻良母。虽然还没有作为母亲,但是将来做了一定是良母一枚。由于Cici同学学的专业的关系,对于田野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有些时候,川川同学随口的就能吐出一大串长长的我闻所未闻中药的名字出来,然后告诉我这个是干啥的,这个让我由衷的佩服。我和田野做的事情都是和IT沾边,和机器打交道。从进化的角度说,是走的机器进化方向。而川川同学,则是安心的让田野做她的免费客服,然后自己从人的血肉之躯方向进行自己的进化,然后旁边的田野还跟着沾光。这样的搭配,真是绝了。

其实,这个题目有些唬人,夏日晚风的时候我们仨根本没有在屋外的长廊下聊人生谈理想,这个是我躺在田野的“成功”床垫子上进行的。其实,在夏夜晚风的时候,我们仨都窝在家里吹空调,忙着切水果呐!!!哈哈哈哈!!!!

Me

在大连呆了八年了,是该出去走走了。自己其实不觉得,但是这八年间,也多少走了几个地方,尤其是上了硕士之后,导师的项目到处有,自己也就随着项目走了几个地方。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句话真是千真万确。一个地方,即使文字描绘的再好,不亲自到那个地方,没有所见所闻,一切就都是不真实的。没有所见所闻,又怎么能够有取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呢。我自己仍旧有困惑的地方,寻找自己仍旧是最难的。某一个阶段,找到了,随着日子像流水那样从指尖中划过,你的那个自己慢慢地也就变淡了,消失了,忽然之间,那种失去感,恍惚感又袭面而来。你不得不再次踏上征程。儒勒凡尔纳在《海底两万里》中告诉我——“动中求生存”,《谁动了我的奶酪中》告诉我——“奶酪一直在移动”。这个世界在变,我怎么能不变呢?

可是啊,田野在看了我的一张照片之后,说,兄弟,你没变,就那个表情就是你。

兄弟,你说的对,某些东西,无法改变。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